以附之名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让以附之名的时光机器带您回到曾经,属于现在的曾经】~~~~~~~~~~~~~~~~~~~~~~~~~~~
查看: 1967|回复: 0

我把青春给了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6-25 17:28: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把青春给了谁?

老爸对我寄予了崇高的期望,自我出生那天起,就以大跃进般的革命热情向我拼命灌输“书中自有黄金屋”的封建腐朽思想,但是碍于社会舆论的压力,于是含糊其辞的给我取名“黄晶”。
高中毕业,我以493分被一所部属高校分校录取,好歹是个统招三本,高不攀、低不就。在高考分数下来的那一刻,由于无法接受眼前的现实,老爸充分发扬了人民解放军不怕苦、不怕累、善于打硬仗的光荣传统,在麻将室连续鏖战了3天3夜,后来听老娘说战果十分可观。
记得刚走进大学校园的时候,那叫个热啊,我站在唯一可以遮荫的大树下,一边用手扇风,一边打量着将在这里生活四年的地方。当时我和现在的好多中学生高中生一样,认为大学是一个读书长见识的地方,狗屁!只要上了大学的人都知道,安逸的大学生活会神不知鬼不觉的磨灭我们求知的欲望!充实的生活早已无影无踪,于是心里开始萌发空虚,觉得无所事是,就开始一场一场的谈恋爱!两人互补空虚,进入一段同居蜜月期,不要天长地久,也不要什么海枯石烂,只求眼前不断!我谈了五次恋爱,其中有一次还是一拖二,但都不欢而散,最终我总结出一条道理,在这里告之各位学弟学妹:大学里谈恋爱是件很累很伤神的事情!费钱费时间费脑细胞!
所以到了大三的时候,我就开始泡网吧玩游戏了!每天一睁开眼,(哦,这里我要说一下,开学二个月后,我就坚信安逸的一觉睡到自然醒是世界上最Perfect的事啦!一般都到下午2、3点了!)快速洗漱后在外面端一碗热干面,和一个油饼,再来一个大号杯的奶茶就冲进了网吧,找一个自我感觉良好的地方坐一来,新的一天就开始啦!
殊不知,我班里的同学,大部分都是在网吧里认识的!大家一起天天传奇啊!魔兽啊!大话西游啊!我老娘也从500元/月寄的生活费给我涨到后来的2000元/月,用她的钱跟用纸似的!直到后来死找不到工作,老娘恨恨的和我说:“以为让你上大学了,你就出息了,所以我跟你爸一省再省,你大学四年花了8万多块钱,总算把你盼毕业了吧,你连个800块钱一个月的工作都找不到!我们上辈子作了什么孽啊滩上你这么一个孩子……”
不知道为什么,我一下子就清醒了,就业的压力犹如三座大山顷刻之间摆在面前,连缓个神的时间都不给我,我这才知道要到处找方法,发挥愚公精神,把这些山一一挖克。


第一次参加招聘会是大四下学期。前一天晚上,我们同寝室室友4人,在查看过各种官方和民间招聘信息,全面、深刻的分析了当今的就业趋势后,决定在次日清晨8点赶赴应届毕业生大型招聘会场。那天晚上,我们互相祝福,预祝对方马到成功。

记得那天晚上,我还做了个幸福的梦,梦见在招聘会上,我把简历递给某知名国际性外企年轻貌美的女面试官。那小姐殷情的让我坐下,其后我发表了极具开拓性和慷慨激昂的讲话。席间,我向服务员要了杯咖啡,随手递给他10元小费。在谈话结束的时候,女面试官在对我极力赞扬之后,在我的简历上重重的盖上了一个意味着录用的鲜红的大章,并含情脉脉的问我:“你有女朋友吗?”……

招聘会当日清晨,我在室友放屁和呼噜的巨大交响中醒来,发现内裤湿了一大块,粘乎乎的。抓紧时间洗了个澡,在头上喷上室友的美涛啫喱水,啫喱水瓶向德国飞机轰炸伦敦一样在头上整整绕了上十个大圈,啫喱水的主人揪着床单伤心欲绝。后来有人诚恳的告诉我,定型程度甚至让他们误认为我是用啫喱水洗的头。我把皮鞋擦到通过反射足以看到穿裙子女生内裤款式的程度,穿上整整花了老爸一个月工资买的雅戈尔西装,信心十足的迈出了求职的第一步。

招聘会场前已经排起了蜿蜒曲折的长龙。门口停着一辆售票的面包车,售票员在接过一张鲜黄的20元钞票后,递给我一张貌似演唱会门票的纸片,皮笑肉不笑的祝我求职成功,我满怀感激的向他使劲的点了点头。

体育馆里挤满了应聘者,举步维艰,让我丝毫看不出计划生育已在我国实施多年的迹象。室内充满了各种刺激性气味,在我以人生经验逻辑推理后得出结论,有脚臭、汗臭、狐臭、口臭以及一些低劣香水和汗水的混合气味。大学生不顾自己身为祖国未来经济建设栋梁的素质和作为早晨七八点钟的太阳的高度,挥舞着拳头义无反顾的向里拼杀,并不时的对旁边的人说到,“你他妈踩到我了,没长眼睛啊。”

没有遇到梦里那个国际性外企以及那位美貌与智慧并重的女面试官,让我失望异常。抱着不要感情用事的态度,我杀出重重包围,在从一位年纪不像是应届大学生的风韵犹存的妇女的臀下奋力抢下座位之后,我递出了自己的第一份简历。面试官是一个体态肥硕、头发少的可怜的中年男人,典型的中央支援边疆。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看完我的简历后,问到:

“黄晶?”

“嗯。”

“22岁?”

“嗯。”

“应届毕业?”

“嗯。”能不能问点重要的。

“男性?”

“我想您也看出来了。”我他妈这还要骗你不成。我只能这样理解,他真切的希望应聘的是个女性大学生或者希望我变成女性大学生。

“本科?”

“嗯。”虽然我不是出生在书香门第,但本人平时经常出入于学校图书馆和校外的小书店,也总有几分书卷气息。本人接受过从小学到大学数十载系统的思想政治教育,思想觉悟算不得高尚,但也勉强算是个积极要求进步的新时代好青年。

“国际贸易专业?”

“是的。”

“好,你先回去,我们会在三天内通知你结果。”

“就这样?”

“是的,下一位。”

我的第一次面试就这样献给了那位中央支援边疆的大哥,之后的面试如出一辙。我并不知道他们这样反反复复大声朗读简历上的内容的意义所在。百思不得其解之后,我初步断定他们都是一群傻逼。


万般无奈,突觉小腹膨胀难忍。在焦急等候近半小时后,勉强占得一座山头,正当我掏出工具意欲行凶时,突然被旁边便池的一注有如流星划破漫漫长空的水流气势所震撼,顺流而上溯源,一个满脸胡子的男青年正眯着眼睛陶醉在自己的杰作之中。

“哥们儿,气势如虹,练过?”

“偶尔时习之。”

“来找工作?”

“嗯。”

“战果如何?”

“还行,江民软件,网络安全工程师。”

(未完待续)

本文摘自:http//www.netsos.com.c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EFZM ( 沪ICP备07033487号 )  

GMT+8, 2019-2-16 23:36 , Processed in 0.042025 second(s), 10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